宗教,是人民的鴉片

宗教有一定程度勸人向善的功效(白話點就是蘿蔔棍棒齊下,善者上天堂、惡者下地獄:twisted:),只不過一些人老是拿著雞毛當令箭,把宗教的「教化能力」當成在東森賣商品一樣。但這年頭宗教的處罰也沒啥實質效力,敢出來殺人放火還會怕下地獄或上不了天堂嗎?更別提每個人都守道德的話,還需要法院做啥?

「誰有權向罪人丟石頭?」「只有上帝才是全能的真神,人只能照著上帝的旨意去做事。」

那上帝說穿了也不過是個戴著光環的獨裁者?異教徒就該死光光?不然上至殺人放火、下至闖紅燈都不該由司法判定,因為「只有唯一的真神才知道真相」?那不如法官都用爻杯(還是碟仙?)來定案好了,反正這也是「神意」。啊…抱歉,這是中式「異教徒」做法:smile:;果然你的真神不等於別人的真神,那就宗教戰爭見吧。

發表迴響